第一,女书具有交际、凝聚功能,但具有地理封闭性和社群封闭性,仅仅局限于一定地域、一定社区的女性社群内部。女书流通的地域范围方圆不过百里,女书流通的人群范围只是这个农耕社区成员中的妇女。正是这些同处社会底层的被压抑的女性的心理趋同、文化趋同,使女书具有很大的凝聚力。女书以它特有的文化力量,把卑微、松散的乡村农妇凝聚为以结交女友为组织形式、以写唱女书为活动内容的社群。这种凝聚力大大增强了女性的自我意识和群体意识,具有十分重要的社会学价值。


结婚贺喜


  第二,女书具有娱乐功能、调适功能。这是作为民间文艺的本质属性。欣赏、娱悦、宣泄、疏导、交流、共鸣、平衡,是人类精神生活的一些基本需求,特别是对于情感细腻的女性。“读纸读扇”这种说唱文学形式,作为一种民间文艺,女性群体得以参与其中,自演互娱,自我欣赏,自我享受。

  她们在这里歌古道今,唱人叙事。尽情倾诉悲愤,痛快宣泄不平。在姊妹情义的交流中获得共鸣与理解,在自己创造的美好的精神王国里看到光明。这一独创的天地是女性的自由世界,也只有在这个封闭的同性社会里,女人才享有平等、自由和某种高雅意趣。女书、女歌、女友以及女红构成的女书文化,使妇女们在自我展示、自我肯定中进行社会调适和心理调适。在这种自由交往、自由活动中,清苦、抑郁、甚至绝望的情结得以疏导,个体生命达到某种平衡,使得她们勇敢地面对命运,承受人生,不断追求新的生活。娱乐、调适功能实质上是一种美学力量。

  第三,女书具有习俗功能、礼仪功能。女书成为一种制度文化的体现。例如女书文化独有的贺三朝书,不仅是新娘及女家身价、教养的标志,而且成为当地婚嫁庆典中不可缺少的礼仪活动。礼仪是社会价值观的规范化、程式化、制度化。这种礼俗化的凝固,使女书文化由女性的心灵诉求成为全社区的一种需要。这一点十分重要,说明在当地,女书已经被全社会认可,女书的社会价值受到肯定。女书的这种礼俗功能是女书传承的动力之一。

  第四,作为“母亲文化”的女性文化,女书具有教化功能、传授功能。不仅体现在女性社群内,而且还作用于少儿的启蒙教育上。女书作为文字、作为文学,使妇女的聪明才智得以陶冶、升华。女书作品内容的丰富,使得妇女在传习女书的文化教育的同时,也传承了知识、道德和伦理。因此,女书还有德育、美育、智育的功效。

  第五,作为语言的视觉符号,女书同其他文字一样具有物化功能、存储功能。正是因为有了自己的文字,女歌成为女书,口头文学成为书面文学。女书提高了当地女性的文化生活的质量和娱乐欣赏的情趣。“写出女文传四方”,女书老人十分坦然地道出自己的创作动机。她们不愿无声无息地被社会吞没。用女书写成的三朝书、歌扇、歌帕,作为礼物馈赠,终身珍藏。女书老人死后,女书除了留给亲人至友,大多都要陪葬带到阴间去继续受用。女书作为一种特殊的女性文学,以看得见、摸得着的物化形式,记录下女人的命运与抗争,蕴藏着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存储了姊妹之间的情意。

  正因为如此,女书有其存在的价值和必要性,数百年来,得以一代代生生不息地流传下来。

  女书医院:

  2001年,在北京清华大学召开心理学国际研讨会,主持会议的老师打电话告诉我说,晚上有一个专门的女书专题研讨会,有个澳大利亚医生开个女书诊所,用女书来治病。我觉得很奇怪,澳大利亚的现代人怎么会用山沟里的女书来治病呢?当晚我有研究生的课,上了一节课之后,我便和学生一起去参加研讨会。在近春园,满满的一屋子人,我们都坐在地上。挂的诊所招牌上堂而皇之用繁体汉字写着“女書”二字,医院的名称就是女书诊所。听那个女医生讲完之后我就问她,可以看看女书是什么样吗?她拿出来的竟是英文写的女书!


述苦歌


  我觉得挺有意思,我问她女书在哪儿呢?她回答,好像在贵州吧,具体不知道在哪儿。她说自己的女书诊所是1992年开办的,已经有十年了,她居然不知道女书什么样就用来治病了。我拿女书原件实物给她看。她第一次看到女书什么样,兴奋地说:你带我去到那儿看看。后来她来到了湖南江永县真正的女书之乡,亲自拜访了最后一位女书世纪老人阳焕宜。她非常高兴,告诉我,她发现男人也需要女书,男人当老板啊,破产啊,压力也很大,她已经试验开始男书疗法了。然后她说准备在香港开办女书诊所。并问我,你为什么不在清华开一个女书诊所?为什么不在北京开办一个? 

  她的故事让我很感动,她抓住了女书功能的两点真谛。第一,自我倾诉,自己心里有什么苦都说出来,写出来,唱出来,为自己减压;第二,小组交流,大家在一起各自诉苦,看来不只我一个人苦,她比我还苦,我不是最苦。这种小组交流,可引起共鸣,相互开导,也是一种调节、一种平衡。

  女书作品主要是自传,诉苦歌,每个人都写自传。高手就替别人写自传。有人拿这个来养家的,变成了专业户,用女书来教学或者给别人写传记。女书还有一个重要活动——“结拜姊妹”,这是很自然的,要好的女友在一起,有什么烦心事,一念叨一唱就开解了,所以这里的妇女并没有上吊投河的,尽管河流密布乡间。



京城女子精英与江永女书传人结尾女同,共话君子女之道



北京大学唐作蕃教授、高明教授和清华抢救女书SRT同学交谈


  人人需要女书!

  因此,女书是人类一个共同的精神家园,谁都需要,现在也需要,只不过你的女书是用汉字写的、英文写的,或者电脑打出来的,或者是“博客”、“微信”什么的。媒质不一样,符号不一样,但是功能是一样的。现在看来这正是心理治疗的重要方法和基本方式,是人类的普遍需求,所以女书具有人类普遍意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清华园胜因院26号电话:010-62799509邮箱:9244050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