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报世界记忆遗产专家推荐书部分材料



季羡林推荐书 

  女书作为一种在旧制度下,被剥夺了学习文化的权利的民间普通劳动妇女,运用自己独特的才识,创造出来的女性专用文字,实在是中国人民伟大精神的表现,足以惊天地,泣鬼神。这种女书文献以及相关的文化,具有语言文字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历史学、文学等多学科价值;其社会功能,至今为现代文明所运用。目前只有一个半自然传人(阳焕宜1909出生、何艳新1940出生),濒临灭绝。这是人类的宝贵遗产,完全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所要求的各项条件。用敢竭诚推荐。 


北京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部学部委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 

季羡林(签字) 

2004年4月30日 



周有光推荐书 

  湖南省江永县一带妇女中间流传很久的女书,妇女创造,妇女使用,男人不闻不问,直到1950年代外界才知道,1980年代才作为学术问题进行研究。现在,认识女书的耄耋老妇很快就要绝迹了。 

  女书,是中国文化深山里的一朵野玫瑰,它长期躲避了世俗眼光,直到它即将萎谢的最后时刻,才被文化探险者发现。这个发现,带给学术界的不仅是一阵惊奇,而且是一系列有待深入研究的问题。 

  女书字符80%源出汉字,但是经过变异,形成特殊的笔画风格,是“变异仿造”的汉字型文字。女书是汉语方言文字,但是其他汉语方言文字都是“孳乳仿造”,而女书是“变异仿造”。其他汉语文言文字大都是“意音文字”,而女书是“音节文字”。其他汉语文言文字不分男女,而女书为妇女所专用。当地瑶族风俗的影响是不是女书跟其他汉语方言文字不同的原因,这需要深入一步研究。 

  女书作品是适于歌唱的“歌堂文学”,全部是七言韵文。内容主要是描写妇女的生活。每逢节日,女友相聚,共同“读唱”,唱到伤心处,同声痛哭,净化心中的郁结。女书还用来祭神、记事、通信、结拜姐妹、贺三朝、焚化殉葬。由于焚化殉葬,许多作品没有留传下来。内地汉族妇女也有歌堂文学。我幼年见到母亲在卧室里一个人读唱,有时在小客厅里跟二三女友共同读唱。《孟丽君》就有歌堂唱本,女人创作,为女人扬眉吐气。我见到读唱是在民国初年,内地汉族歌堂文学已经到了尾声了。歌堂文学习俗,值得联系女书进一步研究。 

  女书流行地域是湘粤桂三省的接壤之处,此地一向交通困难,处于半隔绝状态,所以外界不容易知道。特殊的封闭环境保护了特殊的女性文字。今天,女孩上学都学汉语汉字,女书的消亡是无可挽回的了。可是女书作为一种独特的边缘文化现象,有多方面的学术价值,应当继续深入研究。 

  女书是正在消亡中的独特文化遗产。完全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所要求的各项条件。特此推荐。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研究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全国政协委员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美联合编审委员会委员 

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中国女书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 

周有光(签字) 

2004-5-6 ,时年99岁 



李学勤推荐书 

  保存于中国湖南省南部江永县一带的“女书”,是仅限于女性学习使用的特殊文字。“女书”已有相当久远的历史,文字以细密的线条组成,迄今曾直接传习的妇女已经极少,但有相当数量的珍贵文物传流下来。作为一种十分独特的文化现象,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得到中外学术界的重视。清华大学中文系赵丽明教授等学者进行了深入探索,对“女书”的性质和价值多有阐发。但是,“女书”的保存、研究和整理,仍然是有待继续努力的课题、我认为,“女书”完全有资格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为了保护“女书”,特此推荐。


清华大学教授,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国际汉学研究所所长 

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 

美国东方学会荣誉会员 

全国政协委员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历史评议组组长 

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 

“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 

中国史学会副会长,中国钱币学会副会长,等 

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中国女书研究专业委员会名誉会长 

李学勤(签字) 

2004年5月7日 



谭琳推荐书

  中国妇女几千年来,在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里,没有政治、经济、文化各种权利。特别是农村劳动妇女,更是被压在社会的最底层。 

  而女书却是黑暗制度中一道亮丽的曙光,一方妇女的精神乐土。 

  女书,很久以来在中国湖南江永县的农村妇女中使用流传。她们用自己发明的文字书写自己,述说自己的痛苦,并记载了发生在身边的历史事件,表达自己对不平等制度的呐喊,建构女性社群的精神生活。她们以独特的女书文化,坚强地承受生活的种种苦难。 

  这是何等的勇气,何等的智慧,体现了强烈的自我意识和东方特有的女权意识。这是人类文明的一个奇迹。 

  至今,女书的功能,即述说倾诉与小组交流,对于解决现代文明社会的一些问题仍然有着积极的意义。澳大利亚就有直接以女书命名的心理治疗中心,甚至推及到“男书”(男人也需要倾诉与交流)。女书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 

  由于历史的进步,女书现在只有一两个自然传承人,科学保护抢救已经提到日程上来。我认为女书完全符合联合国教科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各项条件。特此推荐。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妇女研究所研究员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妇女研究所所长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博导) 

谭琳(签字) 

2004年5月14日 



董琨推荐书 

  女书作为中国普通劳动妇女自己创造的一套运用自如的文字符号系统,这是目前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不仅为语言学界提供了新材料,也提出重要的理论课题。 

  女书是如何创造的,如何用数百个女书字就能完整地记录一套汉语方言,女书和方块汉字是什么关系,女书的文字学定位,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值得我们去研究。女书具有重要的语言文字学价值。 

  目前,女书已经引起世界学术界的关注,美国、日本等都有学者从人类学、社会学、语言学等角度,对女书进行考察和研究,甚至在日本专门成立了日本中国女书研究会。并于2004年9月在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学院召开女书国际研讨会。 

  女书是旧制度的产物,随着使用女书的老人自然消亡,女书濒临灭绝。科学保护抢救女书是当务之急。 

  女书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我郑重推荐将女书列入联合国教科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中国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博导 

中国社会科学学院语言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语言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主任 

北京语言学会副会长 

中国女书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董琨(签字) 

2004年5月14日 


更多相关图文:

1.北京大学季羡林教授 

2.国家语委周有光教授

3.清华大学李学勤教授

4.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所长谭琳教授

5.中国社科院董琨教授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清华园胜因院26号电话:010-62799509邮箱:924405036@qq.com